2019年贝莱德、桥水、AXA等全球顶尖投资机构怎么看?

发布日期:2019-09-28 20:12   来源:未知   

  高盛预期全球经济减速,从2018年的3.8%降到2019年的3.5%。骏利亨德森对2019年的4个基本观点着重阐释了分化和不确定性:

  1. 全球经济分化程度会继续加深。这不限于行业、地区间,更是体现在资产长期表现的差异。投资者可能会看到绝佳的投资机会,但与此同时也会因为“分化”承担较大风险。

  2. 不同资产类别的波动性依然会很大,央行货币政策的长期影响正在消退。在后周期时代,对资产价格影响较大的因素是波动性而不是流动性等因素。所以,主动管理是应对挑战更好的方式。

  4. 新兴市场寻找出路。2018年,新兴市场外汇和股票市场波动,新兴市场需要在高速发展和高波动之间找到平衡点。2019年,我们建议自下而上的分析方法,投资好的alpha,而不能指望beta。

  安盛从政策面上分析,对美国经济持谨慎看法。“后周期时代 ,2018年美国GDP增长2.9%,增长势头也可能会持续到2019年,支撑2018年经济增长的大规模财政扩张应会在2019年继续推动经济活动。但2018年可能是美国经济增长的一个高峰。从19 年开始,许多因素可能会对经济活动构成压力,包括财政效应减弱、限制性贸易政策、金融环境趋紧以及经济过热。预计这将使2019年的增长率降至2.3%。”

  桥水从美国企业的角度,认为美国经济开始走弱。公司投资在2018年3季度开始减弱,说明经济走弱。

  与前面的观点不同,荷宝、施罗德等机构对美国经济表示看好。他们认为美国在2018年经济表现优于其他国家,预计领先势头将在2019年持续。

  荷宝指出,得益于劳动力市场趋紧带来的工资增长,消费者支出将有所增加。美国可能会通过更多刺激措施,如加大减税力度,并启动人们期待已久的基础设施改善计划等。不过这种顺周期预算政策使得经济过热的风险已经上升。美中之间的贸易紧张关系可能会持续下去,不过不会出现任何重大升级。

  可以确定的是,美联储货币政策目标是实现“软着陆”。对货币政策,各大行有不同看法。

  贝莱德认为,随着美联储接近中立立场,其政策将变得更加依赖数据,这将增加未来是否加息的不确定性。而荷宝则指出:尽管美联储将继续收紧的政策,但由于总统的密切关注,美联储将如履薄冰,为了尽可能避免政治波动,美联储可能不会做很多。

  柏瑞称,美联储估计将在2019年3月实现中性利率水平,届时政策利率预计将达到2.75%。它大胆预测,美联储将在2019年夏季之前暂停甚至更永久性地暂停当前的加息周期。这与“FOMC暗示加息周期将持续到2020年”,形成了鲜明对比。

  安盛指出: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是要在2020年实现经济软着陆,可从历史来看,经济增长放缓更有可能。这会影响消费者和企业信心,使其在投资和消费上减少支出。预计2020年经济增速将仅为1.4%,远低于目前的普遍预期。

  能源和商品方面,贝莱德认为,鉴于供应紧张,大宗商品供应形势继续向好,尤其是能源和工业金属。特别是在经历了四年成功的资本管制之后,在能源和金属行业,他们相信大宗商品的吸引力与十年前一样。但同时,也客观承认了2019年需求不振的可能性增大。

  在油价大幅下跌后,高盛建议超配商品。在高盛看来,当下油价在低于产油国生产成本的水平。由于没有可自由支配的资金支持另一方,市场流动性正在枯竭,这加剧了近期的下行势头。但由于没有经济衰退的信号,油价可能将大幅上涨,预测未来3个月、6个月和12个月后的布伦特原油价格分别为75、70和65美元。

  高盛还预计,2019年标准普尔GSCI工业金属指数的回报率为17%,并且看好美元走软、避险需求增加的黄金。

  骏利亨德森认为因为美国处于紧缩周期,欧、日的利率仍处于较低水平,建议低配发达市场政府债券。

  柏瑞表明只要美国十年期国债利率不低于3%-3.2%,仍然看好美国国债表现。尽管仍存在短期的利率风险,柏瑞仍看好美国投资级债券。其次,因为信用市场的波动性、政策不确定性、市场对经济下行和盈利增速的忧虑,高收益债券的利差将走阔。

  PIMCO认为利率曲线陡峭程度是产生收益的结构性来源。基于目前的环境,从估值角度出发,PIMCO偏向于美国国债收益率曲线的中端,而不是收益率曲线的长端。主要因为未来一年如果没有经济衰退的风险,利率曲线已经变得非常平缓。另外,美联储缩表正进行当中,欧央行也正准备结束量化宽松,这些都将导致期限溢价的重新建立。当然,为了防止对经济衰退的风险判断有误以及美联储在疲软的经济环境中被迫反向降息,PIMCO也会构建一定的保护措施来应对。

  基于标普500的历史表现,高盛指出2019年,美股会继续上涨,但是当下美股估值偏高,投资者要多关注高质量股票。

  施罗德表明美股盈利增长速度将在2019年下降。但股票主动投资者可能会有一些不错的机会。

  贝莱德对股票的乐观信心有所减弱,但相较债也更看好美股和新兴市场(EM)股。

  荷宝则直接表示在经历了近10年高于平均水平的回报率后,美国股市估值过高,可能会更加考虑防守型投资。然而,18年积极经济增长,各国央行(包括美联储)更缓慢地上调政策利率,地缘政治风险(如意大利和英国退欧)的降低,实际上可能会给成长型股票注入新的活力。

  高盛认为,虽然美国在2019年还不会迎来经济萧条,但是全球经济下行对风险资产的影响不可忽视;中、美贸易关系值得关注;预计2019年油价可能先走高再走低,油价的不确定性也增加了市场的风险。

  荷宝更强调了新兴市场的风险:一些新兴经济体,如阿根廷和土耳其,容易受到全球经济形势或投资者情绪的不利冲击。而且新兴市场相对更容易受到中美贸易争端的影响。

  经贝莱德测算,虽然现在几乎没有美国经济过热的迹象,货币政策仍比以往衰退前宽松。这意味着当前的周期仍有运行空间。但还有多远?到2021年,美国累计出现衰退的可能性将超过50%。对经济衰退的担忧加剧是2019年市场面临的主要风险。

  投资者低估了欧洲面临的中期威胁,增长乏力和对贸易的依赖,这些因素让贝莱德对欧洲感到担忧。贝莱德认为意大利的预算赤字将引发与欧盟旷日持久的争斗,而英国退欧的游戏即将结束。除此之外,欧洲央行是否会加息也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